志愿填报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365bet官网 世杯投注 >> 志愿填报

机缘、爱好与专业选择

发布日期:2014-07-17

人生会有转折;选专业有一定的偶然性;最理想的专业就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十年动乱期间,上海70、71两届初中生在三年课堂学习后,到工厂学工、农村学农一年,然后分配工作。我是71届的初中生,1972年面临分配时,因我的哥哥已到黑龙江插队落户,按政策我留在上海工作。父亲希望我去工厂,成为工人阶级的一员。母亲家有读书的传统,希望我能继续读书。当时上海财贸学校正在招生,她力主我去读书。我本人也喜欢读书,于是进了上海财贸学校金融专业,毕业后在银行工作。这一选择后来证明对我以后的人生转折很重要,因为财贸学校的金融专业有练书法的传统,我从那时开始认真练习书法。二十多年后,我在耶鲁大学完成了关于中国书法的博士论文

1978年高考恢复。报考前要填志愿,我的第一志愿是北京大学,当时可以报两个专业,我报了经济系和图书馆系。报经济系是因为自己在银行工作,又读过金融中专。报图书馆系说来偶然。我有一个朋友的姐姐是武汉大学图书馆系毕业的,当时全国只有北大和武大有图书馆系,觉得挺神秘,就报了。1978年9月的一天,我正在银行上班,忽然接到北大在上海的招生人员的电话,告我经济系和图书馆系名额已满,但国际政治系还有一个名额,问我愿不愿意去。我表示愿意。我当时愿意上北大国政系,除了学校好外,那时受哥哥和他的一些朋友的影响,已经对中国当代政治有相当浓厚的兴趣。加之,我的老师王弘之先生是1949年前沪江大学政治系毕业的。所以,去读政治学是有一定思想基础的。

在北大除了上国政系的课外,课余时间继续练习书法。经常交往的有中文系王力先生的研究生曹宝麟和图书馆系的华人德。两位学兄的旧学功力很好,同他们交游,我学到了很多东西。1980年,华人德兄邀我发起组织北大学生书法社,他被选为社长,我担任副社长。可以说,书法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爱好。


1986年,我到美国罗格斯大学政治学系攻读博士学位,我选择比较政治为我的主专业,副专业为政治经济学和大众政治研究。政治学在美国是一个很成熟的学科,我在罗格斯大学读了四年,修了十六门课,其中有社会科学方法论、计量政治学、比较政治入门、政治心理学等。我同时在东亚系担任书法课的助教,教美国人写书法。课余时间,驾车去美国东部参观博物馆,并拜访研究书法的前辈和同道,为国内的杂志撰写报道海外和台湾书法的文章。

1989年秋,我决定离开政治学界,虽说那时我已完成了博士生所需的所有课程。罗格斯大学的图书馆学院很有名,我打算读个图书馆学硕士学位,找个工作养家。有一天,我打电话给曾在耶鲁大学美术学院教书法二十余年的前辈张充和女士(在此之前,我曾去采访她,并给她看过我写的书法和刻的印章)。当她听说我打算转行后,稍稍停顿了一下,突然说:“小白,你愿意到耶鲁来读艺术史吗?如果愿意的话,我将郑重推荐!”说最后四个字时,她特别加重了语气,明显地是在鼓励我做出自己抉择。虽然这一建议来得突然,但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愿意!”就这样,在张充和女士和王方宇先生 (也是书法家)的大力推荐下、在罗格斯大学政治系的导师威尔逊教授和东亚系系主任涂经贻教授的理解和支持下,从未修过一门艺术史课的我于1990年秋顺利地进入耶鲁大学攻读艺术史,并在1996年获博士学位。

1990年至今整整二十年。这二十年来,早年的政治学训练依然对我今天的研究有着重要的影响。我在研究艺术史时,始终给予社会背景、特别是体制的因素极大的关注。我目前正在研究晚清艺术,晚清政治中的许多重要人物都在我最近发表的一系列论文中出现。

我的父亲、哥哥、弟弟都是工程师,如果没有十年动乱,我大概也会当上工程师。不过,如果今天我还有选择专业的机会,我依然会选择艺术史作为我的主专业,副专业将会是历史和一门社会科学,可以是政治学,也可以是社会学或是人类学。